研究苏共历史的重要史料 ——《真理报》

作者:李跃群   发布时间: 2010-10-20   
分享到 :

《真理报》(《Правда?》)是根据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六次(布拉格)全国代表会议的决定创办,1912年5月5日起在彼得堡出版,1991年8月22日,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苏联共产党解散,《真理报》随之结束了原有的出版使命,所有资产收归政府。这里向读者介绍的是1949年前《真理报》的出版与收藏情况。

《真理报》创办之初,时常受到沙皇政府的迫害,曾多次被查封,不得不经常变换名称出版。1913年先后改称《工人真理报》(Рабочая правда)、《北方真理报》(Северная правда)、《劳动真理报》(Правда Труда),1914又年相继改称《无产阶级真理报》(Пролетарская правда)、《真理之路报》(Путь правды)、《工人日报》(Рабочий)、《劳动的真理报》(Трудовая правда)等。1914年7月8日,沙皇政府下令禁止《真理报》出版。

1917年二月革命后,《真理报》于3月18日复刊,成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和彼得堡委员会的机关报。但不久编辑部又遭捣毁与迫害,直到十月革命后,《真理报》恢复了原名,继续作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出版。1918年3月16日起,《真理报》作为俄国共产党(布)中央的机关报改在莫斯科出版。

列宁非常关心《真理报》的编辑出版工作,从办报方针到组织撰稿力量,列宁都给予具体的部署与指示,并亲自为《真理报》撰稿。据统计,从1912—1914年间,《真理报》刊登了300多篇列宁的文章。特别是1921—1924年间,《真理报》刊发了许多反映列宁晚年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口授文章与论著。比如:《十月革命四周年》(载于1921年10月18日)、《论黄金在目前和在社会主义完全胜利后的作用》(载于1921年11月6—7日)、《日记摘录》(载于1923年1月4日)、《我们怎样改组工农检查院》(载于1923年1月25日)、《宁肯少些,但要好些》(载于1923年3月4日)、《论合作社》(载于1923年5月26—27日)、《论我国革命》(载于1923年5月30日)等等。

1954年,苏共中央向中共中央赠送了自1912年创刊至1949年出版的全套《真理报》,除十月革命前部分为影印件外,全部为原版,这是我国当时收藏最全的唯一一套《真理报》,在国内引起较大的反响。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曾在视察中共中央编译局时重点观看了《真理报》,许多科研单位的学者都慕名前来查阅《真理报》。

为保护这一国内独有的史料原件,满足苏共党史、苏联历史以及马列主义理论研究工作的需要,1963年经党中央批准,决定由中共中央编译局具体负责将全套《真理报》影印出版。为此,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同志亲自批准,由中央特会室拨款100万元人民币作为《真理报》的影印出版经费,这在当时可谓一笔巨额款项,足见中央对该项工作的重视。

影印《真理报》是一项浩大的系统工程,涉及北京、上海两地的多个部门与单位。为确保影印质量,中共中央编译局当时各个业务部门的许多同志都参加了影印《真理报》的校订工作,图书馆的同志参与了影印出版工作的各个环节。在多方协调与共同努力下,于1964年初完成了《真理报》的影印出版工作。

《真理报》的影印本完全按照原件的大小进行复制,包括8开本、4开本和对开本,每季度装订1册,紫色漆布精装,报名烫金。每套138册,共影印100套,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特批定向发行。

在《真理报》的影印出版过程中,为确保《真理报》原件的万无一失,原稿发往上海与返运北京时都是通过机要交通进行的。为了保密,当时《真理报》使用代号是“科学报”。因此,我们现在从当时为影印出版《真理报》而涉及的有关报告与函件中不见“真理报”而是“科学报”字样,这或许是有些同志在阅览相关档案时产生疑惑的“奥秘”。

目前,《真理报》的原件仍由中共中央编译局文献信息部妥善保管,具有极高的版本价值,影印版现在还有少量复本收藏。为满足有关研究工作的需要,现可扩大发行范围,需要者可与中共中央编译局文献信息部联系。

 

狗万官网-狗万官方网站-狗万官网官方网站